|
新闻热线:0598-7222225 E-mail:dtxww7222225@163.com
更多》大田新闻
更多》外媒看大田
更多》公示公告
当前位置:首页 > 大田新闻网 > 文学 > 
三阳往事
2018-11-27 14:58:22 魏初时  来源:11月27日《三明日报》第B3版   责任编辑:   编辑:陈颖昕

●(大田)魏初时
  人的记忆是很神奇的东西,童年时的某些生活片段,被时光尘封在大脑里,却会在生命的某一刻,灿烂地绽放,串连成一道道风景。
  三阳,是我的故乡!我的外婆也在三阳村,所以我的童年时代,几乎每个周末都是在外婆家度过的。
  记忆中,外婆总是戴着老花镜在做针线活。外婆家屋后右侧有一口水井,井口上面都支着些爬满皇帝豆的架子,阳光透过密密麻麻的豆叶撒向水面,星星点点荡漾着金光。皇帝豆清煮米粉是一道令我至今难以忘怀的美食,清甜的井水和三阳的酸菜在一起,酝酿出家乡的味道。
  外婆的房子后头有一棵红豆杉,至今已有800多年了,县林业局的工作人员钉了牌,树上还缠生着薜荔,薜荔为桑科榕属,常绿攀缘性灌木藤本植物。别名“木莲”“凉粉果”“鬼馒头”“凉粉子”“木馒头”。村民们经常将薜荔的果皮和花被制作成果冻。有一次,我提着个小竹篮,约上几个小朋友爬上树摘了几个薜荔,吵着叫外婆给我们做果冻吃。外婆找来一块纱布,把捡回的薜荔切开,将瘦果的宿存花被和捣碎的瘦果种子放入纱布袋,再用开水浸泡后揉搓。数小时过后,果冻做成了,装上一碗,白糖拌匀,轻轻一抿,舒心爽口。多年以后,当我喝着市场上卖的薜荔果冻时,心里总是无限怀念那份天然的舒心。
  外婆还经常变着法子做一些我们爱吃的零食,而麦芽糖是记忆深处最为甜美的食物。也许这些东西对现在的孩子来说算不上什么,可是对于那时的我来说,简直是人间美味。
  而我,与外婆的距离,就在美景与美食之间渐渐拉近。每次,外婆给我做美食,我站在外婆身旁,都可以感知她内心的雀跃。外婆是那样的瘦小,那样的慈祥。她那慈祥的目光,缓慢的动作带给我的感动,让我有种无以言说的感觉,很久很久以后,我依然能记住当时的场景。
  那段日子,每逢周末天气晴好的日子,我会邀上几个小伙伴,光着屁股在清澈的溪水里游泳,凉爽的感觉透彻心扉。偶尔还有摸鱼的收获,笑声灌满河间。
  龙然溪是村里最大片的灌木林,那里长红菇,我经常跟随着乡里人,背着个小竹篓,走在捡红菇的小道上。看到这里一朵红,那里一朵红,心里充满着无限喜悦。龙然溪还有一处小瀑布,水量不大,但潺潺流水声宛如美妙的音乐,顺着水流飘向远方。如今,灌木林、红菇、小瀑布、流水声都渐行渐远,如此自然和谐的场景,看似平凡,却是村庄最真实生活状态的写照。
  夕阳西下,炊烟是乡村里的一道风景线。农家的女人坐在灶前拨弄着灶里的柴火,拾掇灶台,在炊烟中开始忙碌全家人的晚饭。冬日的红尾番特别好吃,大湾头红尾番最出名,砂质地生长的地瓜甜。村民们都会把大湾头的红尾番高高挂在房梁上“吹风”,“吹风”的时间越长,糖分越多,就越甜。那时,农人家里煮一锅大湾头红尾番,都会邀邻居的“哥们”一起来品尝,说说话,聊聊天,空气中充满了融洽的氛围,安稳闲适的生活场景,让人们感到了生命的真实。我们兄弟仨人,时常把出锅后的红尾番各自藏几个,待第二天享用。
  农人们,天天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,对他们来说或许是一种使命,但在孩童的眼里,那是快乐的事儿。这种简单而又淳朴的生活是人们所熟悉的,也是几十年来属于村庄生活的缩影。多年来,乡村的旧照已渐渐远离了我的视线,同时远离的还有无忧无虑的童年,而心中的想念,一直在心灵深处回响,一年又一年。